全国人大代表刘小兵院长:财政政策要找准发力点 财政资金使用要透明

发布者:王诗琪发布时间:2022-03-08浏览次数:10

       “刘小兵:我更加关注财政资金的使用是否符合规范,使用的效率和效果,我们希望看到真正把财政资金用好,用在刀刃上。如果财政资金的使用更加透明、更加公开,资金使用效率也会得到提高。


       3月5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正式开幕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。如何看待今年的财政政策安排?减税降费还有哪些空间?如何稳就业?新京报贝壳财经邀请了代表委员及专家共同解读。

       全国人大代表、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提出,政府在促进经济增长、发挥积极财政作用上要找准发力点,财政资金的使用要提高透明度,提高资金使用效率。


       新京报: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今年赤字率拟按2.8%左右安排,低于去年3.2%左右的安排,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调整?

       刘小兵:今年赤字率跟去年差不多持平,没有低多少,财政政策的趋势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。

       我更加关注财政资金的使用是否符合规范,使用的效率和效果,我们希望看到真正把财政资金用好,用在刀刃上。如果财政资金的使用更加透明、更加公开,资金使用效率也会得到提高。我一直在建议,给人大代表看的财政预算账本要更加细化,特别是在项目支出中。因为发国债所获得的资金是用来做各种投资、建设项目的,每个部门编的预算应该把这些项目也列示出来,现在的情况是基本支出非常细化,但是项目支出没有展示出来,所以我们也不知道这些资金到底做了哪些事情。如果能把这部分透明度提高一些,通过社会、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的监督,可能会有效地促进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的提高。


       新京报:今年我国依然实施力度较大的税费支持政策,预计今年退税减税约2.5万亿元,规模为历史之最,超出之前社会的普遍预期,您认为今年的税费支持政策相较往年有哪些不同的特点?对经济目标实现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帮助?

       刘小兵:减税降费已经实施几年了,今年继续实施,而且措施越来越具体,包括留抵税的返还等。但现在减税降费的空间可能在缩小。还有一个可以考虑的空间是社保,按照目前的缴费率以及越来越透明的缴费基数来看,对企业来说缴纳社保的压力还是比较大。至于税收,现在降的增值税、消费税这些属于流转税,对企业实际影响不是很大,要真的帮助企业,可能还是要从所得税入手。减税降费更多是给大家一种信心。

       另外一个方面要注意的是一边减税降费,一边要增加支出,财政缺口可能会越来越大。现在解决的办法是通过国有企业利润上交,还有往年的结余,以及资金之间的一些调剂。我们不能够一直寄希望于让减税降费来促进经济的增长。减税降费到底谁获益?我们可以做一些研究或者结构性的调查,比如到底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获益更多,东部地区还是西部地区、城市还是农村获益更多,高收入阶层的人群还是低收入阶层的人群获益更多。可能我们要做一个具体的研究,再去判断减税降费的政策应该怎么做,可能这样效果会更好一点。


       新京报:你所说的财政缺口应该如何解决?

       刘小兵:我认为应该从节流方面入手,而不要更多寄希望于开源。中央政府已经多年持续压缩行政经费的支出,可能现在压的空间不是特别大,而且压的方向一直更多在人员经费、公用经费这一块,现在应该更多压缩项目支出这一块。政府在决定做一些项目或工程的时候,一定要仔细地做判断,这些项目对经济的增长、对整个社会的安定是否有利。我认为,要应对财政缺口,首先思想上要转变,不能只想着去哪里找钱、借钱,而应该更多地从节流角度入手,也就是说政府在促进经济增长、发挥积极财政作用这方面要找准发力点,并不是说钱花出去,经济就一定能够刺激起来,我们也看到地方建设的工程有很多的浪费。我们在决定项目支出时最好能够公开透明,有一个公共决策的程序,大家一起来判断,而不是拍脑袋决策。

       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,弥补财政缺口一般的方法是发债,但是我想提醒一点,债务总归是要偿还的,在应对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我们可能没有想那么多,不断地发债,但实际上这些钱总归有一天要还,不可能一直滚雪球滚下去。如果不考虑怎么来偿还这些债务,最终这些债务都是要由整个社会来承担。所以重点还是要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。


       新京报: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稳就业方面提出了很多措施,强化就业优先政策,各地要千方百计稳定和扩大就业,如何看待今年我国的就业形势?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政策措施如何作用于稳就业?

       刘小兵:稳就业是国家一直很重视的一个问题,“六稳”把稳就业放在首位,这肯定是对的,我们需要思考的是稳就业这个目标怎么才能够实现。我曾经谈了一个想法,“六稳”首位是稳就业,最后一个是稳预期,我建议把稳预期放到首位,因为在所有需要稳定的因素中,最需要稳定的是预期,大家对未来有希望、有信心,才愿意鼓足干劲去做事业,有钱才愿意去投资、去消费,哪怕没钱都敢借钱去消费,敢投资才有很多就业机会。

       我认为稳预期才能够稳投资,才能够稳就业,所以我们现在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整个社会充满活力,让大家对未来有信心。稳就业的目标是对的,但是着力点要放在稳预期上。我认为现在需要放宽对整个社会的管制,特别是这次疫情之后,社会的活力受到很大的影响,再加上国际形势动荡,大家对未来有些担忧,有钱也不敢投资。政策还是要想办法让老百姓放心,有钱敢消费、敢投资,给大家吃定心丸。



转自新京报